首页 >> 最新文章

赋予农民特殊的土地财产权王美莲

文章来源:奇幻娱乐网  |  2019-10-09

土地是农民最大的财产,也是农民的根本保障,现行的土地制度决定了农民没有土地所有权,但农民没有占有权并不意味着就没有财产权。农民土地财产权应该是承包权的物权化倾向和使用权的扩大,界定为使用权、收益权和处置权的结合,即一种特殊的土地财产权,或者说一种特殊化界定的产权。

十六届三中全会决定指出,产权是所有制的核心和主要内容,要建立归属清晰、权贵明确、保护严格、流转顺畅的现代产权制度,同时还明确提出土地家庭承包经营是农村基本经营制度的核心,要长期稳定并不断完善以家庭承包经营为基础、统分结合的双层经营体制,依法保障农民对土地承包经营的各项权利。农户在承包期内可依法、自愿、有偿流转土地承包经营权。

我国从1978年改革废除了延续二十多年的“三级所有、队为基础”的人民公社经济体制,开始实施联产承包责任制,规定土地承包权30年不变,在这“不变”的过程中增人不增地,减人不减地。从而基本确立了农民的土地财产权。随着人民公社向家庭联产承包责任制的转变,农村的土地财产主体的变迁使财产基本归位,财产主体基本到位,并向多元化的方向迈出了可喜的一步。但是这种变迁毕竟是浅层次的。从理论层面上分析,随着以市场经济为目标模式的改革深入,“温饱问题”带来的经济冲动已不能维持农村经济的持续稳定增长,全面建设小康社会中的农民问题难以在目前的财产制度下解决。一是农民土地财产的定义和性质不明确;二是财产主体的权利和归属割裂:三是财产客体的内涵和界定分离;四是农民土地财产保护的机制不完善;从现实的情况看,村级和基层组织在土地流转、征地补偿费分配的过程中问题相当多,黑箱操作、腐败贪污等现象不一而足,农民的土地财产权益在土地承包、调整和流转的过程中屡屡被侵害。无法提供财产安全的农村财产制度抑制了农民财产积累的冲动,这就需要建立一种与农村多元化财产主体格局相适应的崭新农民土地财产产权制度。党的十六届三中全会正是在这种背景下提出要建立现代产权制度,完善农村土地家庭承包经营制度,明确和保护农民在土地承包期内的土地收益和权益。

家庭联产承包责任制是目前农民土地财产权益的基石。土地是农民最大的财产,也是农民的根本保障,现行的土地制度决定了农民没有土地所有权,但农民没有占有权并不意味着就没有财产权。农民土地财产权应该是承包权的物权化倾向和使用权的扩大,界定为使用权、收益权和处置权的结合,即一种特殊的土地财产权,或者说一种特殊化界定的产权。此为农民土地财产权的内容界定,由此而可以明确农民土地财产的产权界定,进而才有以土地承包制为基础的农民土地财产权具体的保护措施。因此,用法律的形式赋予农民这种特殊界定的土地产权,让农民在土地承包经营性质不变的前提下,获得土地的流转和处置收益,对于党的十六大提出的“发展农村经济,增加农民收入,是全面建设小康社会的重大任务”这一战略思想的实现具有重大的现实意义。

依法赋予农民特殊的土地财产产权,是农民获得土地收益的法律保障,为实现这一保障,还应该从主体结构、客体内涵、产权创新、法律保障、制度建设等方面进行具体措施的落实。本文提出以下对策建议:依法保护农民长期而有效的土地承包权,完善农民土地使用权机制;依法界定农民切实而明确的收益处置权,完善农民财产权产权机制;依法配套地方法规,完善土地流转、保有和利用的政府调控机制;依法改革政府征地制度,完善农民财产权补偿机制;依法实行农村土地财产登记制度,完善农民财产权管理机制;依法实行村民自治,完善农民财产权利益代言人机制。要实现这六大措施,还须进行五个转变:产权观念由农民劳动收入向农民产权收益(财产性)转变;产权主体由管理机构向农民利益代言人转变;产权客体由单一的承包使用权向使用、收益和处置权转变;法律保障由农民财产保护向农民财产权保护转变;制度建设由权力政策保护机制向权利立法保护机制转变。

从产权角度出发,赋予农民一种特殊的土地财产产权,对于给农民提供一种安全的财产制度,增加农民财产积累的冲动,切实提高农民收入,缩小城乡差距,为全面小康建设奠定坚实的社会底座,具有重要意义。

信息来源:农民日报中国农业网编辑

钢瓶清洗机生产厂家

消防瓶检测设备供应商

净水器爆破机

消防类检测设备

友情链接